资讯频道
当前位置: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2020-01-21 17:18   评论(0)
木棉花开|李鹏坤摄影作品欣赏

摄影:李鹏坤 / 文字:郑林


乌东德水电站计划于2020年1月15日正式下闸蓄水,江边岸上的木棉花将成为一个美丽的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一)落花芳香


木棉花——在我的心中己经长了近五十年。打小认识她开始,就发现她驾春而来得比其它地方要早一些。每年的腊月初,家乡元谋的木棉花(又名攀枝花、英雄花)己经含苞待放了。一丝丝远春的气息一旦被她嗅到,顶着寒风凛冽的威严,她仍然奋不顾身的绽放。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冬末的某一天清晨,一棵一棵木棉树象被天火点燃,悄然燃烧起来。“木棉花开啦!木棉花开啦!……”小孩子们欢悦的呼喊,大人们脸上露出了笑容。曾经植根于乡亲心里春的种子发芽了。此时,平整烂泥水田、打理春耕的准备、撒播稻谷的种子时节到来了。若是错过了这一节令,那一年的日子是要挨饿的。正是这种一代一代人用真情背负的记忆,把生活深深的期盼挂在了木棉树梢上,等待着幸福的花朵如期绽发。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风不吹,树不摇,老爹奶奶爬树给你瞧!”唱起这首童谣,美好的生活就真的随孩子们爬上了木棉树,随花绽放了。宰猪杀牛迎春忙,撒种春播耕种忙,一桩桩事在家乡亲人们脚上比着木棉花开与春风赛跑。猪牛羊的哀嚎声叫得比公鸡打鸣还早,一声声生命的孤鸣硬是吵得木棉花整夜不得安宁。第二天清晨,一树赛过一树,把家乡的末冬烧得火红,把乡亲们迎春的心生生的烤热。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记忆中,儿时的生活是贫困、简单的,但家人的心却是热乎乎的。一家人看着只有锅盖大的年猪,目光与猪猪双目交遇时,猪猪的无奈、恋世之心怎么也抵御不了一家人大嘴小嘴的渴望。年猪虽小,但恩大于天,情胜过火。踩踏着木棉花落下的花瓣,亲人一茬一茬来到家里的土坯房下、葡萄树下,围坐在一张张简易的木桌周围,享受猪猪奉献的盛宴。自家酿制的水酒,醉红了亲人的脸,醉热了亲人心,醉醺了天上的月,醉醒了乡间的路。人们的生活就在这一季忙来忙去,忙得了一年的大欢喜。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一春又一春,老了又老了的记忆就这样浸透了温暖的亲情,象木棉花树一样在心田里生长。悄悄惦记的那一季一季木棉花开,伴随着祖辈的逝去,如今静静地摆在了家乡的后山梁上。岁月荏苒,木棉花开的热烈始终抚热着一颗颗悲凉的心。在春风中学会奔跑,手捧着红艳艳的木棉花与坚强拥抱。拥抱生命的给予,拥抱亲情的伟大,拥抱一切苦难的历练。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又开了,我试着走近老家门前的那棵木棉树,这曾经是一棵同我一样等春的灵魂。儿时的记忆中,比我现在高不出多少,现在他身躯直插天宇,张开臂膀拥抱天地,搏击风霜。我站在他身下仰望,切身的感受到自然的力量是多么的神奇!五十多年或是更长的时间,人生和他相比较不过是一叶知秋的相望,我逐梦的心始终年年被他挂在树梢上。纷繁的花影沉醉了多少背井离乡的你我。回想与向往,伸出的双手总能接住一朵朵落花的芳香,那是亲人对我痴痴的祝福和守望。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二)漫花飞扬


不懂得人生的沧桑,怎么能理解我内心如花般的飞扬。对于木棉树而言,她只是我心中少得不能再少的念想,而我却是她一如既往如期绽放的希望。每年的冬末,回家的路在游子心中是多么的绵长,思念在这头,欢喜在那头。喜欢我背上大竹篓,手牵着那头老牛的模样,更享受着兄弟姐妹在她身傍高兴歌唱的过程。温暖、满足、骄傲,这时的木棉树便成了母亲——我们的母亲。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守不住岁月,留不住鸟儿的飞翔,我把母亲托付给了家门前的那棵木棉树,独自背上梦想远走他乡。这一走就快三十年,当那些候鸟散尽,阳光在最后一朵白云上滑落,天空忽明忽暗的星星隐去,季风使劲撩起我的衣衫,我想起了家,想起了母亲还在木棉树下抬手瞭望的身影。思念的切夫之痛,对亲情的重新架构和理解,象一件厚实却冰冷的棉被紧裹,也不如母亲的一指温暖。在心底翻刨家乡的一切,我用自己的脚和心去丈量离乡的距离。一晃一晃,当双手真的捧起家乡的红士,把装满木棉花的竹篓背在背上时,我泪湿了全身,那是给母亲最后的送别。母亲走了,她把对我的呵护仍挂在门前的木棉树上走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深深的一跪,被多变的云朵生生把我和母亲的距离拉成了永远的记忆。山路崎岖,乡道蜿蜒曲折,在车里摇来晃去,路虽不长,心却找不到了花开的归期。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飞花逐月,漫花飞扬,梦想恰如母亲手放的风筝,多么希望她早早收线,让我落地成王,生死守候在她身傍。如今,木棉花每年又如期绽放,我嚼咬着生命的过往,却不能回喂母亲一口幸福的高汤。遗憾与自责占据了我的心房,呼唤母亲也只能在梦中一叙离肠。花开了又谢了!拽不住走过的那一段幸福岁月,春风的影子里,我只能紧抱门前的那棵木棉树,使劲使劲摇动,思念落下漫花飞扬。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摄影:李鹏坤

文字:郑林



(一)落花芳香


木棉花——在我的心中己经长了近五十年。打小认识她开始,就发现她驾春而来得比其它地方要早一些。每年的腊月初,家乡元谋的木棉花(又名攀枝花、英雄花)己经含苞待放了。一丝丝远春的气息一旦被她嗅到,顶着寒风凛冽的威严,她仍然奋不顾身的绽放。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冬末的某一天清晨,一棵一棵木棉树象被天火点燃,悄然燃烧起来。“木棉花开啦!木棉花开啦!……”小孩子们欢悦的呼喊,大人们脸上露出了笑容。曾经植根于乡亲心里春的种子发芽了。此时,平整烂泥水田、打理春耕的准备、撒播稻谷的种子时节到来了。若是错过了这一节令,那一年的日子是要挨饿的。正是这种一代一代人用真情背负的记忆,把生活深深的期盼挂在了木棉树梢上,等待着幸福的花朵如期绽发。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风不吹,树不摇,老爹奶奶爬树给你瞧!”唱起这首童谣,美好的生活就真的随孩子们爬上了木棉树,随花绽放了。宰猪杀牛迎春忙,撒种春播耕种忙,一桩桩事在家乡亲人们脚上比着木棉花开与春风赛跑。猪牛羊的哀嚎声叫得比公鸡打鸣还早,一声声生命的孤鸣硬是吵得木棉花整夜不得安宁。第二天清晨,一树赛过一树,把家乡的末冬烧得火红,把乡亲们迎春的心生生的烤热。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记忆中,儿时的生活是贫困、简单的,但家人的心却是热乎乎的。一家人看着只有锅盖大的年猪,目光与猪猪双目交遇时,猪猪的无奈、恋世之心怎么也抵御不了一家人大嘴小嘴的渴望。年猪虽小,但恩大于天,情胜过火。踩踏着木棉花落下的花瓣,亲人一茬一茬来到家里的土坯房下、葡萄树下,围坐在一张张简易的木桌周围,享受猪猪奉献的盛宴。自家酿制的水酒,醉红了亲人的脸,醉热了亲人心,醉醺了天上的月,醉醒了乡间的路。人们的生活就在这一季忙来忙去,忙得了一年的大欢喜。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一春又一春,老了又老了的记忆就这样浸透了温暖的亲情,象木棉花树一样在心田里生长。悄悄惦记的那一季一季木棉花开,伴随着祖辈的逝去,如今静静地摆在了家乡的后山梁上。岁月荏苒,木棉花开的热烈始终抚热着一颗颗悲凉的心。在春风中学会奔跑,手捧着红艳艳的木棉花与坚强拥抱。拥抱生命的给予,拥抱亲情的伟大,拥抱一切苦难的历练。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又开了,我试着走近老家门前的那棵木棉树,这曾经是一棵同我一样等春的灵魂。儿时的记忆中,比我现在高不出多少,现在他身躯直插天宇,张开臂膀拥抱天地,搏击风霜。我站在他身下仰望,切身的感受到自然的力量是多么的神奇!五十多年或是更长的时间,人生和他相比较不过是一叶知秋的相望,我逐梦的心始终年年被他挂在树梢上。纷繁的花影沉醉了多少背井离乡的你我。回想与向往,伸出的双手总能接住一朵朵落花的芳香,那是亲人对我痴痴的祝福和守望。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二)漫花飞扬


不懂得人生的沧桑,怎么能理解我内心如花般的飞扬。对于木棉树而言,她只是我心中少得不能再少的念想,而我却是她一如既往如期绽放的希望。每年的冬末,回家的路在游子心中是多么的绵长,思念在这头,欢喜在那头。喜欢我背上大竹篓,手牵着那头老牛的模样,更享受着兄弟姐妹在她身傍高兴歌唱的过程。温暖、满足、骄傲,这时的木棉树便成了母亲——我们的母亲。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守不住岁月,留不住鸟儿的飞翔,我把母亲托付给了家门前的那棵木棉树,独自背上梦想远走他乡。这一走就快三十年,当那些候鸟散尽,阳光在最后一朵白云上滑落,天空忽明忽暗的星星隐去,季风使劲撩起我的衣衫,我想起了家,想起了母亲还在木棉树下抬手瞭望的身影。思念的切夫之痛,对亲情的重新架构和理解,象一件厚实却冰冷的棉被紧裹,也不如母亲的一指温暖。在心底翻刨家乡的一切,我用自己的脚和心去丈量离乡的距离。一晃一晃,当双手真的捧起家乡的红士,把装满木棉花的竹篓背在背上时,我泪湿了全身,那是给母亲最后的送别。母亲走了,她把对我的呵护仍挂在门前的木棉树上走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深深的一跪,被多变的云朵生生把我和母亲的距离拉成了永远的记忆。山路崎岖,乡道蜿蜒曲折,在车里摇来晃去,路虽不长,心却找不到了花开的归期。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飞花逐月,漫花飞扬,梦想恰如母亲手放的风筝,多么希望她早早收线,让我落地成王,生死守候在她身傍。如今,木棉花每年又如期绽放,我嚼咬着生命的过往,却不能回喂母亲一口幸福的高汤。遗憾与自责占据了我的心房,呼唤母亲也只能在梦中一叙离肠。花开了又谢了!拽不住走过的那一段幸福岁月,春风的影子里,我只能紧抱门前的那棵木棉树,使劲使劲摇动,思念落下漫花飞扬。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木棉花开勾起江边记忆



摄影:李鹏坤

文字:郑林


来源:元谋之窗网

0 条评论

评论
手机移动端

手机版页面

扫一扫随时了解最新动态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