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当前位置:
试飞员徐勇凌29年后的元谋寻恩记
2018-10-22 23:20   评论(0)
29年前一次飞行事故,让他跳伞坠落至元谋,深山徒步6小时后,一名9岁彝族孩子给他带来了生的希望——

坠机遇险!歼-10首席试飞员29年后急寻云南元谋放羊娃,故事堪比大片

29年前一次飞行事故,让他跳伞坠落至元谋,深山徒步6小时后,一名9岁彝族孩子给他带来了生的希望——

微博上,经常能看到寻人的信息,但这一次的寻人有些特殊,寻找的是29年前,仅有一面之缘、却结下生死之恩的那个人。 5月29日中午,新浪微博上,这样一组寻人信息点燃了网友的热情。

徐勇凌微博截图
徐勇凌微博截图

就是这个微博认证为“国际试飞员徐勇凌”的网友,连续发了10条微博,寻找29年前救了他的一名元谋彝族男孩。

短短140字的微博,浓缩了电影情节般的传奇经历,看上去就很燃!有没有?徐勇凌是谁?29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春城晚报记者很快联系上这位微博博主,他就是空军功勋试飞员退役大校徐勇凌!

听到徐勇凌这个名字,军迷朋友们马上跳出来:徐勇凌老师超级厉害的,他是歼-10的首席试飞员!在军迷心中地位斐然!

1962年出生的徐勇凌是杭州人,国际级功勋试飞员,空军试飞专家,军事理论专家,中国试飞员学院特聘教官,空军军事理论专家库成员,中国航空学会高级会员。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代表作品《试飞员及试飞驾驶技术概论》《超低空飞行的惑与祸》。




一场29年前的飞行事故

“这次寻人,其实在我心底已酝酿了很久。”采访中,徐勇凌向春城晚报记者讲述了尘封的记忆,故事发生那一年,他25岁。

“那是1987年2月19日中午,我来到元谋训练团不到半年时间,将迎来一个重要课目,双机超音速编队,就是让两架歼六飞机在高度一万米进行编队然后超音速飞行,当时歼六我只飞行了20多个小时,但是团长和教员依然对我第二天的执行任务充满信心。”

徐勇凌回忆说,第二天早上,他的身体状况还不错,当他和长机一起升到一万米高空的时候,根据协同规定,他们要在长机的口令下完成一连串的动作。

“长机说‘300 俯冲’,我说‘明白’,长机说‘300 加力’,我说‘明白’,然后一下子就把发动机的油门推到了加力状态。”

但是,其实长机喊的并不是300,空中因为同时有多架飞机在完成同一个课目,另一个编队的长机,下了‘360 加力’的口令,我没有听清口令就茫然地接通了加力,眼看着两架飞机以巨大的速度差靠近。”

就在徐勇凌即将穿越长机的时候,长机按规定改平坡度,所以两架飞机因为距离接近,眼看就要撞在一起了。

那一瞬间徐勇凌本能之中重重地向前推了一下杆,然后就听到“哐”的一声巨响,他的飞机在空中快速地旋转起来,座舱里的灰尘瞬间蒸腾,他一看座舱外边整个大地和天空不断地旋转,知道飞机完了。

然后他迅速控制着驾驶杆试图把飞机的滚转控制住,但是发现驾驶杆没有作用,必须跳伞了,一拉逃生装置“咚”的一声,徐勇凌弹了出去。

弹出机舱,徐勇凌大概有零点几秒的晕厥,然后他醒了过来。

绝望徒步六小时

“醒来以后我发现我和座椅一起在空中漂浮,原来我没有放掉座椅,于是赶紧释放座椅,然而伞依然没有打开,向大地看去,大地铺面而来,我不能等死,我突然想起来,歼六飞机的伞上有一个应急开伞把手。”徐勇凌一下子就把应急把手拉开了,伞打开了,从空中8000多米漂到地面大概两分多钟,这段时间他尽管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内心非常沉重。

“我的长机怎样了,我的事业肯定完了,回去等待我的将很可能是严重警告,甚至于是开除军籍。”

当徐勇凌在海拔1000多米的大东山上,重重坠落的瞬间,徐勇凌根据训练习惯,做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缓冲动作,落地以后毫发未伤。

他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表蒙已经砸碎了,指针停在12点一刻。“起来以后我脱掉伞,我需要根据我的救生规则,迅速找到老乡,然后让他们来营救我。”

然而,当徐勇凌登上山头的时候举目望去,方圆50公里没有人烟,所以他根据前段时间在地面完成的野外生存训练,朝着阳光的方向,然后一直沿着山脊就往前走去,走了整整六个多小时。

一个突然出现的彝族男孩

直到他在荆棘丛中发现有一根放羊的棍,“有人吗?”

这时,荆棘丛的后面,一个小男孩探出头来好奇地张望,从着装来看这是一个彝族孩子,他听不懂汉语,但眼睛很亮,“很巧的是,这个男孩身上带着一个笔记本,我把他的笔记本和铅笔拿了过来,上面写下:‘请带我到村公所’,他点点头,把放羊杆和两只小羊都仍在一边不管了,带着我就走了。”

得救了!小孩把徐勇凌带回了自己家,那是一座土坯房,尽管两人语言不通,但这个男孩很聪明,他发现了徐勇凌显然已经虚脱了,比较饿,两人就用简单的眼神交流,手势比划,男孩让老徐先休息,他自己卷起袖子给老徐做饭,就拿了两个鸡蛋先炒了下,然后放上剩的糙米饭到锅里炒,五六分钟就做好了。

油香味配上滋滋炒蛋的声响,刚历经生死考验的徐勇凌长舒一口气,心情平静,狼吞虎咽吃完了饭。如今回忆起来,徐勇凌说,那或许是自己这一辈子吃到过的最美味的蛋炒饭了。

想谢谢老乡,却完全失声

到了村公所以后,整个村公所里站着四五十位老乡,因为徐勇凌跳伞的消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这个村子里。老乡的手里挎着篮子,篮子里面有西瓜、苹果、梨,还有馒头和鸡蛋,大家都是来慰问徐勇凌的,想让这个劫后余生的飞行员吃得好一些,场面感人极了。

“我跳上高台想跟老乡们发表一番感谢的话语,但是我发现我已经失声了,六个多小时的野外穿行我已经完全虚脱了。”

好在村公所有一个手摇电话,一摇摇到了团里,电话那头是政委接的,“我说政委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党,我把飞机给摔了,政委只说,小徐,我们全团官兵等你生还的消息,已经等了整整六个小时,你这个电话对我们全团官兵就是一个最好的喜讯。你等着,车马上就来接你。”徐勇凌当时沮丧的心情一下子就温暖了。

一个小时以后,车来到了这个小山村把他拉回了部队。他见到首长,特别是见到了他生死未卜一直挂念的长机朱广才。“他不像我这么幸运,身负重伤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一下子单膝跪地,对朱副团长说,首长,对不起,我把你撞下来了,还有嫂子,对不起,我让你丈夫受伤了,嫂子却说,当飞行员哪有不遭遇危险的,能回来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第二天徐勇凌和朱副团长被送往昆明的空军医院治疗……自此,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彝族男孩小雷。

元谋的“小雷”你在哪?

近30年奋斗,徐勇凌成长为国内仅有的几位国际级功勋试飞员之一,为中国空军歼-10等装备的成功研制做出过杰出贡献,荣立数功,个人经历辉煌,但他心中始终记挂着29年前的这件事。

“我在役时,涉及保密问题,不方便公开寻人,现在我已经退下来了,特别想寻找帮助过我的人。”徐勇凌坦言,为何选择这个时候开启寻人之路。

确定那个男孩叫“小雷”?

徐勇凌记得那个村子好像叫“雷稿村”,按模糊的记忆,他在心里把那个男孩叫做“小雷”。

对这个恩人唯一的印象是,男孩,1.4米左右,皮肤黝黑,彝族,很淳朴。

5月29日,徐勇凌通过微博发布了寻人消息,网友大量转发,许多云南本地人也加入了进来,出谋划策。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昕飞扬1996:军民鱼水情,暖心,一定要找到!

@紫赤丹-艇:可以拍一个以英雄试飞员群体的电影,应该记住这些英雄和善良的老百姓。

@金凤陈A:徐叔叔在找他的救命恩人,当时就是他把叔叔带出原始森林的!用一支铅笔在白纸上写着带我出去!一定能找到,故事很感人!

@浪里小白龙—hd:我可以带你去寻找,雷稿村就在我家附近!

元谋县民警也注意到了这则消息。元谋县公安局物茂派出所所长朱银告诉春城晚报记者,他们5月29日就看到了这则找人消息,所里比较重视,经过多方了解小雷目前还没有找到,元谋县物茂乡雷稿村确实存在,但是村里大部分人都姓尹,没有雷姓人家,毕竟快30年过去了,当时的小孩又不会说汉话,具体信息派出所将进一步核实。

据了解,雷稿村委会隶属于虎溪村委会行政村,虎溪村罗副书记告诉记者,他们一直记得当年飞行员跳伞的事情,小雷到底是谁他们还没有确定,需要多问问当年村里的老人。

“找到后,我一定要当面谢谢小雷!”徐勇凌对记者说,对此他充满希望。

6月4日,经过飞机、汽车,总计九个小时的辗转奔波, 徐勇凌终于从北京到达云南省元谋县的雷稿村,见到了当年的救命恩人尹正海。

找到了!29年后,歼10首席试飞员与救命恩人重逢

今年5月29日,刚刚退休不久的徐勇凌连续发了10条微博,寻找29年前救了他的元谋县彝族男孩。微博写道:我是空军试飞员徐勇凌,1987年2月19日我遭遇飞机失控,高度10000米跳伞坠落于云南大山,元谋雷稿村9岁彝族男孩将我营救,并给我炒了一份蛋炒饭。近30年过去了,我渴望找到这位当年的孩子(如今已近不惑之年)。微博打动了很多网友,他们纷纷转发或在微博上出主意,一起呼唤:“元谋的小雷,你在哪里?”

当年,徐勇凌被救的村子是元谋县雷稿村,他因此以为那个孩子也姓雷,30年中,他一直用小雷称呼记忆中的救命恩人。寻找小雷的微博发布后,在网友、媒体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人们找到的小雷其实名叫尹正海。6月3日通过网络视频以及各方面信息确认后,徐勇凌立即从北京出发奔赴云南省元谋县,他要当面感谢当年救他的恩人。

听说徐勇凌到来,尹正海从家里迎了出来。

徐勇凌:我喊你小雷你不会生气吧?

尹正海:不生气,不生气。

徐勇凌:你好帅,真的真的,你好帅,身体真棒,身体棒,身体好吧。

被徐勇凌误称为小雷的尹正海今年45岁,是两个女儿的父亲。他的家位于雷稿村的南头。时间过去近30年,他从未想过还能见到徐大哥,但他经常想起他,在女儿十岁的时候,就给她讲过自己曾救过一个飞行员的故事。

万米高空跳伞求生 精疲力尽时 荆棘后走出一个小男孩

29年前,1987年2月19日,作为飞行员来到元谋训练团不到半年的徐勇凌迎来了一个重要科目训练——双机超音速编队,即让两架歼6飞机在高度10000米高空进行编队然后超音速飞行。但在训练过程中,由于误听口令,两架飞机撞在了一起。

那一瞬间,徐勇凌本能之中重重地向前推了一下杆,然后就听到“哐”的一声巨响,他的飞机在空中快速旋转起来,他一看座舱外整个大地和天空不断旋转,知道飞机完了。然后他迅速控制着驾驶杆试图把飞机控制住,但是发现驾驶杆没有作用,必须跳伞了。一拉逃生装置,“咚”的一声,徐勇凌弹了出去。

弹出机舱后,那一瞬间,徐勇凌晕厥了大概零点几秒。“醒来以后,我发现我和座椅一起在空中飘浮,原来我没有放掉座椅,于是赶紧释放座椅,然而伞依然没有打开,向大地看去,大地扑面而来。我不能等死,突然想起来,歼6飞机的伞上有一个应急开伞把手。”徐勇凌一下子就把应急把手拉开,伞打开了,从空中8000多米落到地面大概有两分多钟。

当徐勇凌坠落在海拔1000多米的大东山时,根据训练习惯,他做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缓冲动作,落地后毫发未伤。他看了一下手上的腕表,指针停在了12点一刻。“起来以后我脱掉伞,根据救生规则,我需要迅速找到老乡,然后让他们来营救我。然而,当我登上山头举目望去,方圆50公里没有人烟,我沿着山脊一直往前走,走了6个多小时。”

直到他在荆棘丛中发现有一根放羊的木棍,“有人吗?”这时,荆棘丛的后面探出一个小男孩。

当年的小男孩:因为害羞 看到他安全了我就走了

1987年2月19日这天,尹正海正在东山水库附近放牛,那年,尹正海15岁,但由于比较瘦弱,徐勇凌见到他时,误以为他只有八九岁。

徐勇凌:跟小孩说话,应该尽可能让他明白,所以我就很慢,我说小同学,带我到村里去吧。

记者:他能听懂吗?

徐勇凌:我印象中他没说话,他摇头,我知道他没听懂。

尹正海:徐大哥跟我说话,我好还有一点听不懂他的话。

记者:当你听不懂他说话,你怎么办?

尹正海:他看我有本有笔,他就写上,他说要我把他带到我们村公所。

尹正海没有把徐勇凌带到村公所,而是带着他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先到了自己的家里。然后就有了徐勇凌记了近30年的蛋炒饭。

记者:你记得住你给他做过一个蛋炒饭不?

尹正海:记得呢。

记者:怎么能记得住这个细节?

尹正海:从山上下来到我家,也是到了吃饭的时间了,我就蒸饭我俩吃。

记者:当时你知不知道这顿饭,能让他喝上水,对于一个迷了路的飞行员来说,意味着什么?

尹正海:完全不知道。

吃过饭,尹正海就把徐勇凌带到了村公所,村里很多乡亲都知道一个飞行员出了事故降落在他们村附近,就带着各种吃的喝的赶了过来。村公所里有电话,徐勇凌和部队取得联系。而这时,尹正海看已经找到了人,就走开了。

尹正海:他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记者:没告别,遗憾吗?

尹正海:是啊,我觉得是挺遗憾的。

记者:当时为啥呢?不告个别再走?

尹正海:我们好像有点很不爱说话。

记者:很腼腆。

尹正海:很腼腆,就是那样意思。

记者:我觉得所有的小男孩,对于会开飞机的人,都一定是那种特别向往的,觉得特别神秘的,是吧?

尹正海:是啊。我只是心里有一种想法,如果真的能和这个飞行员,再见一面的话,应该是多好。

徐勇凌回部队,觉得自己犯了错误,也就不敢向人打听。他隐约听到别人谈论到雷稿村,“这三个字我记到现在,永远忘不掉。”

“你没白救我,我为国家还是做了点贡献”

回到部队的徐勇凌面临着重返蓝天的问题。一个多月后,等徐勇凌再次起飞时,他和其他飞行员相比落下了将近一个半月的科目,训练因此更加紧张。三个多月后,徐勇凌离开了元谋县,从此转战南北,再也没有回到过元谋。之后的飞行员生涯中,徐勇凌成为我国仅有的几位国际级试飞员之一,歼十飞机首席试飞员。

记者:这三十多年也一直想找他,没有找到还是说这三十多年里,他只是短暂的,间歇出现在你的记忆里?

徐勇凌:不是,我一直在找。

记者:一直在找的动力是什么?

徐勇凌:动力就是我觉得要感恩,要找到这个人,当面跟他说一声谢谢,然后另外我也很想看,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他是去上学了是去打工了,还是进城了或者他可能务农,或者当老板等等,总之我想知道,他现在状态是什么样的。

由于工作的保密性质,29年来徐勇凌没能公开寻找小恩人。2016年1月,徐勇凌退休,他下决心要寻找当年的那个小男孩,他发出寻人微博,元谋公安的公共号@元谋警方、云南地方媒体以及央视新闻公共号也相继发出寻人启事,最终促成了两人时隔29年后的再次重逢。

记者:当这个仪式感结束的时候,你觉得这一段救人和感恩的故事也结束了吗?

徐勇凌:也告诉小尹,当年你没白救我,我为国家还是做了点贡献。

29年前的偶然相遇,在徐勇凌和尹正海的人生中有着不同的意义。这一刻的重逢也为29年的牵挂划上了一个温暖的句号。

来源:综合自央视新闻、春城晚报、元谋宣传网

编辑:元谋之窗网(微信号:yuanmouw)

来源:元谋之窗网

0 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