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当前位置:
《大江行吟》元谋县文联文化艺术采风纪实
2018-05-31 16:04   评论(0)
元谋县文联文化艺术采风纪实

从龙街渡出发


从龙街渡出发,顺江而下,我们就走进了乌东德大水爬升的地方。

攀枝花谢了又开,老酸角树叶归去了又来,渡口礁石的枪伤还在,红军标语的光芒还在。

钻天坡的牛羊从白云中走进天堂,放牧的彝女用金沙江作长长金线,缝补时光。

古驿道在落水洞啃穿了山岩,一队马帮从我们眼前穿越,消失在历史的山岚。马蹄踏碎晨昏,清脆的铃声被古老的榕树收容。那时的黑者村们、万德勒村们,远在天涯。


五月山枯水瘦

岁月雕刻的皱纹,铺展在江岩的两岸。从大江涮净的山脉肋骨上,你可以清晰读懂地老天荒;在江流婉转的迷蒙天际里,你能够依稀印记水远山长。

峰回水转,睡美人迎面横陈,浴足江水,双乳高峙,哺育苍天,也哺育了大地先人。在美人峰下,我们永远都是孩子。

从龙街渡出发,顺江而下。落水洞、金砖岩、观音山、白马口……一个一个优美的传说欲讲还休。

我们将收集一村又一村古老的记忆,以及一丛又一丛劲草一样浓密生长的乡愁。不让他们沉睡水底,我们将和彝族同胞、傈僳同胞们一起,合力将他们搬向新家福地,蓬勃生长。

大江两岸,十万彝山。搬迁绝不是水涨船高,而是由闭塞落后的末梢,一步踏进现代化的天堂。



在天空行走的黑者村


山崖晒黑的石峰早已迟钝,惯看的大江已成老旧风景。桃花汛年年如约而至,而每一朵野花都会按时刷新着春天。

多年来,黑者村已经融进了黄白的土壤,黄白皮肤、黄白楼房、黄白篱笆、黄白的村巷。

路在楼顶,黑者村是行走在天空的村庄。家家门不设防,夜不闭户。谁说了人心不古,请到黑者村找回你的天良。

巷口的酸角花开了又谢,手掌上的血泡谢了又开。楼顶的黄土瘦了又肥,田野的庄稼黄了又青。清亮的汗水滋养着黄白的土地,黑者村,守着孤独的大江,和打盹的远峰,缩在世界的角落,把又苦又涩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黄白的土掌房顶,老阿妈在对江祈祷,无关搬迁,她坚信自己的灵魂终将被观音山收纳,皈依圣洁的莲台。

一杯乡愁,在一位老叔的楼顶散发,比云淡,比风轻;比山重,比水长。现在,村后山顶的苦水箐,以都拉村,随着扶贫规划,即将人去村空,孤独的黑者村也将迁往新天地,许多村民的思念早已远游,向往那神奇的新生。

世界给你关上了一扇窗,就必然为你打开一扇门,这个道理我懂;沧海可以成为桑田,桑田也可以更有价值的成为沧海,这个道理我也懂。我只能用酒泡淡与生俱来的乡愁,让江风吹散我难以下咽的忧伤。

为了远方的召唤,干杯,为了祖国的发展,干杯,即将到来的永别,干杯!



聆听以进嘎


一蹬岸就是古木阴凉,一转弯就是金色沙滩。

老榕树坐拥巨石,从容向天,巨掌四顾,荫庇八方;攀枝花树如巨龙探海,枝叶温柔舒展,抚摸一江粼粼波光;劲草高过人头,抢滩登陆,齿叶剑指四方。

在以进嘎的古木阴里,我愿意是一枚圆润卵石,永享清凉。在以进嘎彝族古歌声中,我找到了先祖征服自然的力量,以及洪荒万古的悲壮。

笛声清越,豪迈张狂,一进入歌的世界,舞的海洋,老阿妈小婶子以及大叔小哥们,全都放下了故土难离的惆怅,沉浸于干干净净的欢欣。让患得患失的我们顿悟:欢乐可以如此的真实而简单。

攀枝花完成了表演,凤凰花又登场,凤凰花卸妆了,还会有满山的索玛花向我们走来。现在,一树树鲜艳的火炬点亮了古老的村庄,一个个工作队员穿越了一扇扇安土重迁的心墙。

必须对移民满怀大山一样的敬畏,对保守老人们具备大江一样包容的心肠。新居需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

唯有老阿妈的诉说让我们抓狂:十围老榕树是我的硬伤,为了祖国的富强,我只能选择慢慢疗养。神啊,我请求你予我几秒的神奇的力量,瞬间恢复老人满脸的荣光



江边篝火红


沙滩是沉睡的波浪,卵石是流浪者筑梦的故乡。劲草收藏好强劲的能量,退守山脚,背后的黑者村花香夜暖。

江石被阳光翻晒出赭红的心情,江风翻越重峦叠嶂,在薄暮送来亘古苍凉。江面悦动着天之湛蓝,金沙一般悄悄闪耀起漫天星光。

赤脚亲吻江沙的绵软,忧虑在夏至的暮色里走散,江风正用清凉的手掌,抚慰疲惫的心房。

一堆篝火就是一个重生的太阳。黑暗中虫甲蚂蚁在吐露心事,火之舞里蹈消融了彼此的陌生和彷徨。火光映红的笑脸,全部跑进童年,回到先祖的梦幻故乡。

火的热力送来烧烤的芳香,火的飞腾让我们张开兴奋的翅膀。今夜,心不设防。不管是鳏夫与村长,不管是美女与丑男。我们饱受掩藏之苦,我们需要还原一个清澈轻盈的自己,抖落一身的苍桑。

在江边的篝火旁,河滩地醉了,黑者村醉了,文友们醉了。变成蜻蜓、变成蝴蝶、甚至是雄鹰,在金沙江河谷惬意飞翔。

迈道中年,我们极少这样举止不端。金沙江,请接受一群诗人在你的怀抱里慢慢变老,请容许我们像无名的小兽在你的沙滩上写下笨拙诗行。

在清醒的陶醉中,人人皆回归真我,欢声笑语里,敦厚安然,心底敞亮。

今夜篝火红,我们都变成了浴火重生的凤凰。包括那个使尽招数的村子,包括那个最最顽固的老乡!



作者:赵春银

摄影:起泽云、李鹏坤、赵春银

鸣谢:元谋县委宣传部、元谋县文联、元谋县作家协会、元谋县美术家协会、元谋县摄影协会

编辑:元谋之窗网(原创所有 转载请联系授权)

来源:元谋之窗网

0 条评论

评论